看着孙超诧异的模样,许振鸣不禁有些好笑。

  他不但有三轴联动加工中心的技术储备,就连五轴联动数控机床的技术储备也是有一些的。不过,这种高精度的五轴联动数控机床,一鸣公司目前还不具备生产能力,国内的企业都不具备生产能力!

  五轴联动数控机床的CNC控制系统很好解决,他有现成的软件和电路图。

  关键是,传感器、力矩电机和直线电机等精密配件,国内没有同类产品供货,只能进口;所有传动系统的结构件,轴、齿轮和丝杆等加工精度达不到要求。

  这些主要核心部件,一鸣公司可能要通过几年,甚至十几年的时间来攻关。把生产核心配件的机床提高一个精度等级后,才能生产出精度更高的数控机床。机床精度等级的提升,吹牛是吹不出来的。

  想到这里,许振鸣笑呵呵说:“我们公司改造一个普通精度的加工中心是没问题的!这个问题我们不要讨论了!你们俩现在最关键的事情是立即绘制图纸,五天后我们在这里共同审图!”

  “好的,许总!”

  孙超和王强接到指令,立刻朝机修车间的小会议室走去。那里已经被许振鸣征用,成为一鸣公司技术部的临时办公点。

  安排好孙超等人的工作,许振鸣也投入到设计图纸的工作当中。他任务更重,要改型设计重型大卧车的传动系统和人机操作界面。

  大卧车原来的挂挡、进刀、换刀……等结构,都要重新设计,用液压和电动两种方式来代替。

  这样一来,改造好的重型数控大卧车,可谓是主结构都发生了变化。用制造一台新机床来形容也不为过!一旦改造失败,这台重型大卧车可能就会报废。即使恢复原样,机床的精度都会受到影响。

  也只有许振鸣这么胆大,一般的老板是没有这么大的决心!

  忙碌的人时间过得总是很快,不知不觉间已经是深夜了。孙超和王强领着一帮人从机修车间的小会议室里下班,骑着自行车回家。

  胖子张贵领着几名技工去了苏宁通用机床公司出差,那辆破旧的自行城暂时成为许振鸣的专座。他骑着叮当响的自行车,和孙超等人一起朝红河乡集镇驰去。

  不多时,他来到一鸣公司的重型车间里。

  因为要赶工期恢复生产,一鸣公司这边参与修复机床的职工们分成了白班和小夜班两班倒。负责带班的孙主任还在,正准备下小夜班。

  “小许!都快十二点了,你怎么来了?”

  看到许振鸣停好叮当响的自行车,孙主任好奇的问。

  许振鸣苦笑着说:“我是来喊我老爸他们停工休息的!”

  他知道自己父亲的性格,干起自家的活来喜欢拼命。农村双抢的时候,他曾跟着父亲一起经常在田里摸黑干通宵。

  “哦…是这么回事!老许还在拉混凝土,劝也劝不住!”

  孙主任知道内情,恍然大悟的笑着。旋即,他和下班的职工们一起离去了。

  一鸣公司的大院里,此时灯火通明,许振鸣租来的水泥搅拌机还在发出轰鸣声。

  许有魁正朝搅拌机里添加高标号的水泥混合物。见许振鸣走来,他却板着脸说:“鸣子!你忙了一天,为何还不睡觉去?”

  “阿爹,你们也赶快去休息吧!干体力活不能太疲劳,那样会容易发生事故的!”

  许振鸣心里热乎乎的,目光湿润的看着有些驼背的父亲。他找来一把铁锹,和父亲一起把水泥、黄沙和石子等朝搅拌机里装填。

  不多时,负责浇筑的李道本和杨红梁两人,也来到许有魁的身旁。“大哥!这一罐混凝土浇筑完了后,我们就去睡觉吧!再换一个基坑浇筑,恐怕要干到天亮了!”

  “哎…好吧!”

  许有魁无奈的说。

  本来,按照他的性格,恨不得一天之内把所有的基坑都浇筑完。为了大儿子的事业,作为一个名庄稼汉,他只能在体力上出力帮忙。

  即便这样,许振鸣等人也花了近一个小时才完成工作。李道本把最后浇筑的基坑抹平整,许有魁打着哈欠又抱来一些草垫子,把这个基坑的混凝土作业面盖上。做好这些后,他才面带微笑的离开重型厂房。

  “鸣子!这么多电灯为什么不关掉?这多浪费钱!”

  见院子里灯火通明的,许有魁很心疼。

  “不能关闭电灯!这个院子里的机床价值一千多万,点着电灯是为了防止有人来偷东西,门卫们能看得见!”

  许振鸣知道自家老爸抠门的习惯,笑呵呵的解释着。

  “多少钱?”

  “一千多万!”

  “不会吧,鸣子!这些废铁价值一千多万?”

  听到这句话,许有魁和李道本等人都惊呆了。

  他们根本不相信这些机床那么值钱,锈迹斑斑的只能当废铁来处置,最多也就卖出二三十万罢了。

  隔行如隔山,许振鸣也懒得解释什么。他领着父亲等人来到一鸣公司的食堂里,准备吃点夜宵再回机修车间。

  负责值班的,是杨大侠的爱人和门卫老张的爱人。她们两个都是四十多岁的农村妇女,被许振招聘来食堂工作。“小许老板,你也没休息啊!想吃点什么,我们马上给你做热的!”看到许振鸣走来,她们两人都笑容满面的打招呼。

  一鸣公司本来是不准备供应夜宵的,一天只供应午饭和晚饭两顿饭。因为在赶工期恢复生产,许振鸣所以才给职工们增加一顿夜宵供应。

  他不讲究吃,随口说道:“两位师傅辛苦了,工人吃什么我就吃什么!韩主任跟你们说过了吧?像今天晚上这样的情况,你们是有加班工资的!”

  “说过了!呵呵…小许老板就是胎气!”

  她们两人笑呵呵忙碌起来。

  用完夜宵,在返回宿舍楼的路上,许有魁突然有些后悔的说:“早知道要给她们两个付加班工资,我们那最后一罐混凝土都不应该搅拌出来!”

  闻言,知道自己父亲性格的许振鸣,差点都没忍住要笑出声音来。他对自己老爸的情感,可以用又爱又恨来形容。没法办,谁叫人家是自己的亲爹啊!

  第二日,许振鸣再次来到长途汽车站来接人。这一次,他迎接的队伍壮大了许多。除了自己的母亲李香荷,还有三个姑妈、两个舅舅和七大姑八大姨的等等,一共有十六人之多。

  “阿妈……你廋多了!”

  看着人群中的李香荷,许振鸣哽咽的喊道。

  他鼻子一酸,差点都热泪盈眶。在他灵魂记忆中,妈妈李香荷一直都是最慈祥的人。无论自己犯了什么错,母亲都会原谅他、护着他!

  李香荷皮肤黝黑,和所有的农村妇女一样。她惊喜的看着许振鸣,脸上的笑容把眼角都挤出许多鱼尾纹。“鸣子!你脸色怎么不好,是不是没睡好?”她关切的问着话,还顺手理了一下许振鸣身上的衣服。

  许振鸣傻笑着接过李香荷的行礼,把昨晚加班的事情告诉了她。在自己母亲的跟前,他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十八岁,从来都没有长大过一样。

  这种感觉在梦境中出现过许多次,他一直都在怀念着。

  做子女的都希望自己的父母不要老去,一直年轻下去。许振鸣也是一样。他暗自庆幸老天给了他重头再来的机会。“这辈子一定要让父母早点享清福!”他暗暗握紧了拳头。

  有了生力军的帮忙,重型厂房里基坑浇筑的速度加快了四五倍。许振鸣没让妈妈李香荷参加劳动,而是领着她一边参观工厂,一边说出自己的计划。他指着办公楼一层靠东侧的地方说:

  “妈!我准备在这里隔出两百个平方,打通朝街道的门做门面,开个小卖部让你和我爹两个来经营怎么样?”

  “这怎么行?莲子还要上学,没人照顾她怎么办?”

  李香荷惦记着小女儿许振莲,不同意许振鸣的意见。

  许振鸣早就想好了对策:“莲子可以转学。学校我都替她联系好了,就是这个集镇上的纺织弟子学校!”

  “那光子怎么办?他还在太平一中上学啊!”

  李香荷又为次子许振光发愁了。

  “光子已经上高二了,可以自己坐车来红河乡的家里!我十六岁的时候也是自己坐车来南安工业学校的,不会有什么危险!”

  许振鸣宽慰自己的母亲,一个劲的劝说她。

  李香荷性格温柔,却是许振鸣家的主心骨。家里的大事都是她来拿主意。许振鸣一旦说服她来红河乡集镇定居,这件事就算定下来了。

  “我们都来了,家里的十亩地怎么办?田里的庄稼又怎么办?”

  可是,李香荷还是有些放心不下老家。

  许振鸣早有准备。他笑嘻嘻说:“十亩地和田里的油菜,可以交给两个舅舅家,或者舅舅和姑妈家平分了去种!我每个月上缴家里三千块钱,让你给我存下来补贴家用!”

  说话间,他拿出一摞钞票递给李香荷。昨天又卖了一次合金刨花铁,他口袋里的现金还是充裕的,就拿出一万块钱交给母亲,让她安下心来。

  “哎!”

  李香荷叹了口气,总算答应了许振鸣的请求。两人在一鸣公司外面的街道上走了一圈,确定了小卖部门面开门的位置。

  “鸣子!这两栋房子的一层都改成门面就好了,可以对外出租收租子!”

  红河乡农机厂办公楼和宿舍楼的地段不错,正好临街,李香荷很喜欢。

  许振鸣闻言却摇了摇头:“妈!我是开机械厂的,不是搞商业的。自己家开个小卖部没问题,让别人来租房子开店会影响我们办公的!”

  李香荷的性格好,不会像许有魁那样粗暴的要求子女服从他的命令。她听说许振鸣另有安排,就没再坚持自己的意见。

  他们母子两人有说有笑,逛了一圈后才来到一鸣公司的大门口附近。

  这时,许有魁那粗粗的叫喊声飘来,“老子是你们老板的亲爹!你是认识我的,为什么还要老子登记!”

  负责今天当班的伤残军人老姚苦笑着说:“老许师傅,你消消气!这是小许老板下得死命令,就是他本人如果没有证件,进出厂门都要登记的啊!”

  “老子不会写字!老子今天就不登记。把许振鸣喊来!老子倒是要问问他:他亲爹会偷他厂里的东西吗?”

  许有魁很生气,情况很严重!

  好在,许振鸣是跟妈妈在一起的,这次不会挨骂,也不会挨打。他朝自己的母亲苦笑了一下,“妈!我爹就是这样,一来厂里就喜欢破坏厂里的规矩!”

  李香荷知道许有魁的脾气,也不着急,不紧不慢的跟着许振鸣一起来到大门口的门卫处。

  “老许你好!你的《出入证》我给拿来了!”

  这时,宋大姐气喘吁吁的小跑来,手里扬了扬许有魁的《出入证》。

  按理,许有魁现在不用登记就可以进入一鸣公司的大院里。但是,他犟脾气上来了,却非要赖着不走,要人把许振鸣喊来评理。

  “他爹!你这样闹,是不是让鸣子给你当众磕头才行啊?鸣子还要不要办厂了?”这时,李香荷走到许有魁的背后问话。

  许有魁闻言转过身来,这才看到自己的大儿子和妻子都站在自己的身后,表情尴尬的看着自己。他没觉得自己做得没错。“老子是一鸣公司老板的亲爹,应该比其他人高一等!”他是这么想的。

  “他娘!你怎么是从外面回来的?”想到这里,许有魁却红着脸问李香荷。

  他一直有点怵李香荷,怕自己妻子生气引发头疼的老毛病。听到李香荷语气不善的问话,他故意岔开话题。

  “快进去干活吧!不要给鸣子没事找事了!”李香荷没回答许有魁的问话,而是柔声柔气的吩咐着。

  许有魁这点比较好,能听得进自己妻子的话。他瞪了一眼李香荷身旁的大儿子,然后心情不快的离开了。

  “姚师傅!你做得非常好!这个月给你增加三十块钱的奖金!”这时,许振鸣当着众人的面,夸赞严格执行厂规的门卫老姚。

  老姚咧着嘴大笑,还双手颤抖的拿出一支香烟递给许振鸣,准备给许振鸣点火。

  不远处,正在走路的许有魁听到这句话后,顿时后悔的嘀咕:“艹!老子这顿火发得亏本了,又损失了三十块钱啊!”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开心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国智能制造,大国智能制造最新章节,大国智能制造 E小说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