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看到凯文的那一瞬间,就面色不善。

  也难怪,洛杉矶这地方即使是冬天,气温也是不算太低的,西装风衣这种打扮,只有一些特别职业的人才会用。

  比如进门这两个一高一矮,一中一青。

  那个中年人身材高大——当然,只是一般的高大,不是那些变态格斗选手动辄两米以上的那种,现在凯文是个一米七挂零不到一米八的弟弟了,超过一米八的对他来说都是高大——面色阴郁,头发稀疏,不过发际线不错,稀疏的很是均匀。

  矮的自然就是青年人,青虚虚的胡子茬,满脸七个不服八个不忿,把“老子就是吊”红果果的写在脸上。

  看到凯文和他们几乎是同款式的装扮,中年人的脸色更丧,青年人的眼睛立了起来,不过他们倒是没直接盘问凯文,而是掏出皮夹对着店老板:“FBI,有些事想要问一下。”

  说话的是中年人,声音低沉,听起来很疲惫。

  老板低下眼镜,淡淡的扫了一眼翻开的皮夹里的证件,慢条斯理的推了推眼镜:“我这里可是诚信买卖守法经营,你们又来找什么东西?”

  年青人一扁嘴,满脸的不屑,伸出手指敲了敲柜台:“得了吧,守法经营,那这些银币都是哪儿来的?”

  中年人似乎有些无奈,翻了个白眼摇了摇头,店主冷笑了一声:“这都是在ATF登过记的,要是不信,你就去查他们的记录,和我可没关系。

  再说这又不是你们该管的,少年,什么事可别捞过界。”

  年青人眼睛瞪的溜圆,抬手就要拍柜台,却被中年人一挥手拦下了,勉强的扯着嘴角算是笑了一下:“抱歉,还请你体谅一下,我们追踪的人和这个玩应有很大关系,已经找了她好几天,几乎没休息。

  你要知道,人休息不好脾气就暴躁的很……

  (他一边说一边从兜里掏出一张叠着的纸,慢慢的展开)

  所以,这个姑娘见过吗?她在这儿卖了些银币。”

  店主摇了摇头:“老年人的休息也不好,所以我也很暴躁。

  (他伸手扽过纸张,推着眼镜皱着眉仔细的看着)

  你们为什么不用照片,复印件可真难看。”

  凯文一直趴在柜台上,这会儿探了探头看着那纸,觉得这张像特别眼熟:“这姑娘犯什么事了。”

  年青人眼睛又一瞪要说话,但是中年人似乎是早有预料,一巴掌拍在他胸口上,让他岔了气,硬生生把话憋了回去。

  随后中年人在兜里掏摸着:“爆炸,杀人,(他敲了敲柜台,指着那些银币)走私违禁物资,还有一些其他的小罪过,危险驾驶肇事逃逸什么的。

  你有什么消息吗?”

  一副自来熟的样子,好像在和相识多年的同事坐在咖啡桌前聊闲天。

  年青人咳嗦了几声,诧异的望了望中年人,又看了看凯文,似乎纳闷这两人原来居然认识吗?

  凯文弹了下舌头,发出一声脆响:“我知道的事儿可小多了。

  爆炸、凶杀案、走私违禁物资……(年青人差点瞪出了斗鸡眼)的目击者。

  (他对着年青人一挑下巴)带新人?”

  中年人在凯文复述案件的时候掏兜的手顿了一下,听到后半截,才摇了摇头掏出半盒烟来,甩了一根在嘴上,又对着凯文推了一下,在凯文示意不需要的时候受了起来,叼着烟却没点火:

  “没办法,人手不足,最近的案子太多了,大屁股们认为我们应该把那些除灵师驱魔师什么的都抓起来,找不到人就只会一个劲的骂。

  哈,炎黄有句什么话来着?吃肉的都是傻瓜还是什么来着,我觉得对极了。

  你们判断她是目击者?我们这边也有一些人是这个看法,但是总得找到人在说吧。

  对了,你们是那个部门的?”

  大屁股,是一线探员对办公室探员的“尊称”,如果一个调查部门管事的没有在一线工作过,他就会得到这个头衔。

  凯文顾左右而言它,学着老板的样子敲了敲柜台,手指下面是熠熠生辉的金币:“那女孩值两个。”

  说完了话,他对着被敲玻璃的声音吸引的老板点了点头,站起来就走了出去。

  青年人在他身后喊着:“嘿,你是哪个部门的?”

  隐隐约约的,老板的声音传来:“得了吧,你们不知道最好,听我的年青人,保持沉默对你们有好处……”

  凯文走过去开车,他没想到FBI对这个举牌女郎也感兴趣,还明确的说她和爆炸案有关,他觉得这里面有点事,火灾调查科对现场的分析没有那么快出来的,FBI只能是从其他方面得到的线索。

  但是罗迪并没有提供什么有效的信息,所以要么是这探员的私人关系,要么,就是和罗迪完全不熟的那波人。

  罗迪做为前FBI专业背锅探长,一路从底层趴到可以指挥几百人大行动的组长,又从那个位子一路滚到档案室做特别探员,别的地方不好说,但是在洛杉矶的FBI分部,他绝对是超级熟。

  那里面上到分局局长,下到扫车库的大妈,基本没有他瓜葛不上的。

  说基本,那是因为还有一个地方他沟通不了:犯罪行为分析研究室。

  这地方是FBI法证科的一个下属分支机构,专门以FBI的案件为样本,做关于犯罪心理学、犯罪行为学、心理画像等等和犯罪有关的社会学、心理学理论研究。

  这地方是个枯燥的清水衙门,而且成员都是心理学出色的怪人,一般人和他们接触,会有极大的不自在。

  平时这个部门都是自动隐形的,他们的主要工作除了对付一些难办的犯人之外,还会负责心理诊疗室对探员进行心理治疗和心理干预,有的时候还会和一线探员们的死敌,内务部探员合作。

  人人心里都有秘密,所以大家除了躲避之外,对这个部门的印象也不好。

  但是有一点是很多人忽略的,在追踪身份已知的嫌犯时,这个部门通常负责对该目标的行为模式分析,会形成书面材料,交给负责案件的行动队员,作为判断目标动向的依据。

  那张图像,虽然很像但是和凯文提供的照片并不一致,是一个心理画像,这很像是分析室的手段。

  凯文找到这家店,是因为他知道那个举牌女郎来过这,店主曾向公会提交过线索。

  但是FBI是依据什么,判断女郎会到古董店里来出售银币的呢?

  首先他们得知道女郎手里有银币。

  在来到这里之前,凯文并不知道女郎手上有硬币,还是已经使用过的。

  刚才店主并没有提到女郎买了什么东西,所以凯文认为女郎很可能不知道银币的真实用途,否则她会再次购入银币,以保证自己的安全。

  凯文开着车在周围转了一圈,发现这间店选址很不错,周围的摄像头都是好用的,他挑了几个位置特别出色的,凭借自己的手艺截取了信号,然后找到了存储单元,调取了那段时间的录像,成功的发现了女郎的移动方向。

  从录像上看,女郎行迹匆匆,身上的衣服不算合身,每次走到有反光面的地方,都会下意识的迅速瞄上一眼,神色不是那么平静,多少带点故作坚强的意思。

  凯文注意到她瞄的方向,并不是观察身后是否有追踪者,视线不是那么远的,只看着自己的身后,确切的说,是后背。

  多少有点惶急的表现让凯文有点皱眉——无论她在看什么,这种观察方式都不是好事。

  一路追着周围的摄像头资料,凯文直到天色大黑,才大致的确定了女郎有可能躲避的区域——这一片儿比较乱,很多摄像头都是坏掉的。

  凯文打开内部资料,发现这儿不是霍华德集团的传统势力范围,说了算的是一个小型帮会,管理范围正好就是摄像头都不好的这几条街。

  范围不是很大,凯文的散出微型机械甲虫无人机大军,开始了地毯式搜索。

  果然,摄像头不好是有道理的,这里的帮会管理的十分粗狂,街面上都是不入流的混混和流莺,那些管理人员堂而皇之的就在那些特省布料的女士身边晃悠,除了胆子肥得流油的憨憨,估计没有人会喜欢这样的环境。

  到这放松的人,大概只是因为穷。

  凯文不由得有些感慨,东区就是再穷,街面上也没有这些了,至少要给客人一个好一点的,干净一些的环境,不然连价都要不上去。

  说实话,这些女士给凯文带来了极大的困扰,因为劣质化妆品构成的妆容实在是太夸张了,根本就看不到本来面目。

  凯文不得不连续切换多种探测手段,才能在几乎和墙皮一样厚的粉妆之下,找到这些女士的真实身份。

  这耽误了他太多时间。

  不过举牌女郎身材极好,面容也是一流,只不过在这种地方她应该是做了遮掩的,不然恐怕不是很安全。

  有这个基本条件,凯文一番操作之后把嫌疑人从几百个,缩小到了十几个。

  刨除去在行动中和周围的人特别熟悉,明显在这儿是老住户的几位,凯文把目标位置锁定了。

  也是凑巧,这几个疑似目标都在同一栋楼,同一个舞厅里,甚至也在同一个舞台上,正在表演同一支衣物会按照固定节奏逐渐脱离躯体的舞。

  是个热闹的,正规场所。

  凯文把车停在舞厅旁边蹲到了半夜,这些舞蹈家散了场,各自有各自的朋友离开,只留下目标,咬牙切齿的不断给自己打气,视死如归的踏上了街头。

  在等她下班的这段时间,凯文也是确定了她的详细位置,也看破了她的伪装。

  化妆术果然名不虚传。

  凯文把车停在舞厅旁边蹲到了半夜,这些舞蹈家散了场,各自有各自的朋友离开,只留下目标,咬牙切齿的不断给自己打气,视死如归的踏上了街头。

  在等她下班的这段时间,凯文也是确定了她的详细位置,也看破了她的伪装。

  化妆术果然名不虚传。

  女郎缩着肩战战兢兢的离开了还热闹着的舞厅,努力的让自己始终处于灯光之下。

  凯文从车里出来,倚着车看她从面前经过,抽着鼻子嗅了嗅,不由得微微一笑,开口叫住了女郎:“雪莉·霍克曼?这么做可是逃不开它的。”

  女郎脚下一软,头也不回的迅速跑了出去。

  回身上车,悄无声息的把车行驶在雪莉的身边,和她保持平行的位置,摇下车窗玻璃对着女郎循循劝诱:“你知道我们找你是为了什么,你给我消息,我就帮你摆平身后的东西。

  现在还不难,如果耽搁久了,你就有大事儿可以干了。”

  靠脚自然是跑不过车的,雪莉没好气的站住了脚,看了看没有灯光一片黑暗的街边巷子,一咬牙,拉开车门做了上来,有些冷的搓了搓手。

  凯文把车停在舞厅旁边蹲到了半夜,这些舞蹈家散了场,各自有各自的朋友离开,只留下目标,咬牙切齿的不断给自己打气,视死如归的踏上了街头。

  在等她下班的这段时间,凯文也是确定了她的详细位置,也看破了她的伪装。

  化妆术果然名不虚传。

  女郎缩着肩战战兢兢的离开了还热闹着的舞厅,努力的让自己始终处于灯光之下。

  凯文从车里出来,倚着车看她从面前经过,抽着鼻子嗅了嗅,不由得微微一笑,开口叫住了女郎:“雪莉·霍克曼?这么做可是逃不开它的。”

  女郎脚下一软,头也不回的迅速跑了出去。

  回身上车,悄无声息的把车行驶在雪莉的身边,和她保持平行的位置,摇下车窗玻璃对着女郎循循劝诱:“你知道我们找你是为了什么,你给我消息,我就帮你摆平身后的东西。

  现在还不难,如果耽搁久了,你就有大事儿可以干了。”

  靠脚自然是跑不过车的,雪莉没好气的站住了脚,看了看没有灯光一片黑暗的街边巷子,一咬牙,拉开车门做了上来,有些冷的搓了搓手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开心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幻城浮屠,幻城浮屠最新章节,幻城浮屠 E小说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