嫁春色 第一百一十七章:道不同不相为谋

小说:嫁春色 作者:春梦关情 更新时间:2020-01-27 21:17:04 源网站:E小说网
  第117章道不同不相为谋

  温桃蹊是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了。

  今年的龙舟赛,陆景明是第一,林月泉他自己就得了第二,这名次比赛结束那天,大哥和二哥就跟她说过。

  她那时候就觉得奇了怪了。

  林月泉到歙州时日也并不算长,赛龙舟就拿了第二,不是他实力不俗,就是他财力不俗,手底下能培养出一批精壮能干的龙舟队伍来。

  可他今日又只字不提……

  她本以为,他突然转了话锋,提起端午龙舟赛,是要借他的那个狗屁名次,在她面前刷好感的。

  温桃蹊笑容僵了僵:“原来陆掌柜这般厉害,过会儿跟着大哥见了他,要再多恭喜他一道,三日后我要得空,一定拉了哥哥们陪我去看陆掌柜领知府大人的赏。”

  “我也是得了名次的,三姑娘要是去了,也能瞧得见我。”

  要不是因为不想在他面前过分的泄露情绪,温桃蹊这会儿一定笑颜尽收去,只剩下一派鄙夷在脸上。

  他还真就这么干了?

  林月泉不至于用这么低劣的手段来强刷好感吧?

  还是觉得她年纪小好哄好骗,他能耐大些,像个英雄一样,就能做她的意中人,把她骗的言听计从?

  ——倒也不能这么说。

  前世他什么都没做,只是护城河边惊鸿一瞥,她就已经倾心相待了。

  她可能真的比较像个傻子吧。

  温桃蹊嘴角抽了抽:“那也恭喜林掌柜了。”

  她说罢作势一礼:“我出来的久了,该回到席上了,不然我姐姐们要寻我的。”

  可她没想到,出来寻人的不是她两个姐姐,也不是林蘅,反倒是陆景明,

  陆景明面颊泛起红晕,根本就是多吃了酒,酒气上到脸上去了。

  他其实也不是来找温桃蹊,只是见梁时和林月泉纷纷离席,才借口逃出来,一路寻过来,怕他们两个生出事端来。

  梁时不知道因为什么,这些日子跟林月泉一直不大对付,要是有可能,他今天是真不想请他们俩。

  但没法子,一个是温家的表亲,一个又是人家都知道的,他的少时好友,他虽然不怎么喜欢梁时,如今也不愿意跟林月泉亲近,但总不能生辰的宴都不请,叫歙州城中一众人对人家指指点点,那就太不地道了。

  不过这两个,也不是什么地道的人,席上就几次三番想阴他。

  陆景明寻来时,温桃蹊正蹲身下去,他一眼看见了那张极出色的脸,还有背对着他站着的……林月泉。

  无名的怒火从胸中升起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酒的缘故,他自己一时都没察觉到,他此刻相当不痛快。

  他三两步上前,一拍林月泉肩膀:“吃了一半的酒就借口跑出来,在这儿堵着三姑娘干什么?”

  林月泉脸色一变:“你喝多了。”

  陆景明咂舌品了品:“我的酒量,你小时候就应该见识过。”

  他一面说,一面翻了眼皮去看温桃蹊:“你又在这里做什么?见了他不说快些告礼辞别,到前面去寻你姐姐们,怎么还杵在这里有说有笑的?给你大哥知道了,看他不骂你。”

  温桃蹊:?

  她几时跟林月泉有说有笑,他又是哪只眼睛看到了?

  是谁在他生辰宴上得罪了他,叫他心里不痛快,拿她撒气吗?

  再说这长兄风范的说教……他有病吧?

  温桃蹊深吸口气,平复了下:“你来的时候,我正要蹲身告礼,如果陆掌柜不突然出现,我此刻已经同林掌柜礼过辞过了。”

  他其实看见了,但就是心里不舒坦。

  也许……他知道林月泉是带着目的接近的,怕她小小年纪识人不明,吃了亏。

  又或者,他分明有心提醒过,她却完全当做耳边风,根本不放在心上,见了林月泉仍旧不躲开,平日里看着怪机灵的一个丫头,却这样糊涂,怎么叫人不生气呢?

  他还不是因为她大哥。

  要不是看在温长青的面子上,他才懒得管她跟谁说话跟谁笑呢。

  陆景明揉了揉眉心:“这么说来,倒是我的不是了。”

  温桃蹊忙蹲身下去:“自然不是,陆掌柜也是好心提醒我,林掌柜于我而言是外男,我父兄都不在,我自然不该与他说话,诚然,陆掌柜你也一样。”

  她一面说,一面已经做完了礼,站起身来:“我告辞,你们慢慢聊。”

  人家把话说成这样了,林月泉只能乖乖的把路让开。

  陆景明是叫她抢白了一通的,虽然不晓得这小姑娘脾气又从何而来,但她的确是上头了。

  要放在平日,他一定呛回去,先前几次同她斗嘴,也是极有趣儿的。

  不过林月泉在,他就收了那份儿心思,也往侧旁一让,又叫身后的明礼:“你送三姑娘回她姐姐身边。”

  林月泉一眼睇过去,明礼已经欸一声应下来,跟着温桃蹊走了。

  这不是防着谁,这是做给他看呢。

  林月泉双手环在胸.前,好整以暇的看他,等温桃蹊走远了,才扬笑问他:“你看上温三姑娘了?”

  陆景明觉得头疼起来:“我看她大哥的面子上,自然拿她当半个妹妹。你于她而言是外男,这话我说错了?”

  “你对人家来说,就不是外男了?”他嗤鼻出声来,“没听见温三姑娘是怎么说的?”

  “这个年纪的小姑娘,大多是不服管教的,尤其是家中父兄娇宠的,我家里的妹妹也这样。”陆景明不以为意,耸了耸肩,“她觉得是就是,我又没非要上赶着同她亲近,倒是你——”

  他把眼一眯,原本有些混沌的眼神,此刻清明起来:“从席上辞出来,就是找她来的?”

  林月泉的确是为了找温桃蹊才借故辞出来的,但是这些跟陆景明……

  他笑着盯回去:“跟你有什么关系?你是她哥哥吗?”

  说话带刺儿,不是他一贯的做派。

  “我应该劝过你,适可而止。”陆景明沉下脸来,显得格外严肃,“你现在在歙州的生意也算不错,不管是香料铺子,还是茶庄,都很好,你到底想要什么呢?”

  他说着又摇头:“数年不见,我真的不太看得懂你——还是说,从一开始,我就是不懂你的?”

  林月泉面不改色,丝毫没有被他这几句话影响到:“人是会变的,又或者,人心不足?我也跟你说过,我们两个不一样,你理解不了我,再正常不过,至于我想要什么——你不是应该很清楚了吗?”

  那股怒意腾地一下被无限放大了。

  胸中剧烈燃烧的那团火球,一下子炸裂开,火星四溅,几乎把他整个人烧着了,从内而外的,煎熬着,折磨着。

  林月泉要的,是温桃蹊。

  “我警告过你,别去招惹温家,你就非要自己找死?”

  可林月泉脸色倏尔阴冷:“找死?也对,招惹了温家,不就是自寻死路吗?”

  他仰面望天,声音冰冷到没有一丝温度,连同他这个人,都不过是行尸走肉,没有感情,没有温度,他在张嘴说话,但那都是毫无波动的字和句,从他上下嘴唇间溢出来,飘进人的耳朵里,很快就消散了。

  “温家这样的人家,谁招惹了,下场是不是只有不得好死?”林月泉又收回目光,重落在陆景明身上,眼神空洞,“也不对,只有我,我们这样的人,招惹了,才不得好死,你想警告我这个吧?”

  陆景明觉得他很古怪,像是中了邪,疯魔了一般。

  他突然想起来温长青。

  温长青说起世仇家仇的时候,是有所隐瞒,也刻意回避闪躲了的,那天他为林月泉而来,说起这些刻意闪躲,所以林月泉和温家,的确很有可能是有血海深仇的,只是他派了人到林月泉家乡去查探,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也没什么线索。

  到底是过去了太多年,再加上他和家里又闹的并不太愉快,一时也无法得知,父兄究竟有查出过什么,才对林月泉那样排斥。

  难道这一切,从一开始,真就是个弥天大谎?

  陆景明背在身后的手交叠着,左手的指尖点在右手手背上:“我们刚认识的时候,你说你从福州一带过来,后来说,是家里遇上饥荒,一家子死绝了,你逃难避灾,一路颠沛流离,甚至也乞讨要饭,才走到了扬州城。”

  林月泉脸色骤变,显然不愿意提起这些:“说这些干什么?数年不见,学会往人伤口上撒盐了?”

  “我不是小人。”陆景明咬了咬牙,“我其实一直都很好奇,你五岁上就没了亲人,孤身一人,艰难长大,是从哪里学的满腹经纶,才华横溢呢?”

  从前也想过,但从来没问过,因为还做朋友的那些年,他对林月泉深信不疑。

  现在不一样了。

  陆景明看着眼前那张熟悉的脸,心底却有着最陌生的感觉。

  他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谁,林月泉?还是别的什么人?他究竟从哪里来,又要到哪里去呢?

  林月泉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:“怀疑我?”

  陆景明也没想到他会如此直白,霎时叫噎住。

  可他似乎一点也不介意:“是温家人怀疑我,还是你怀疑我?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,这种事情,早该问了吧?你好像比以前愚笨了些,怎么会问出这样的话来。”

  他说着嗤的一下子,那一声又浅又短,却偏偏能让人听个清清楚楚。

  是嘲讽,明目张胆的嘲讽。

  陆景明先前就已经怒火中烧了,可林月泉这样面对面的嘲讽,竟反而叫他心中那团火熄掉了。

  他冷静下来。

  跟林月泉过招,不能带着怒火,否则一个字失去理智,就满盘皆输。

  “这有什么怀疑不怀疑好谈的?还是说,原本就是你心中有鬼,对这件事是没办法圆过去的,所以才怕我问?”陆景明反问回去,“我以前也好奇过,只是没问过你,因为这些话始终有些伤人。你在扬州那几年,心高气傲,人家说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,大抵如此,我自然不会问你这种事。”

  林月泉就那样冷然的看着他,一句话也不说,一个表情也不给。

  陆景明看了会儿,自顾自的往下说:“现在不一样了。你现在要钱有钱,要生意有生意,做生意又活套,跟什么人都能打起交道。在这歙州城中,再没有人会提起那个孤儿林月泉,只会记得林记的掌柜林月泉——你摇身一变成了林掌柜,我为什么还不能问?藏在心里多年的困惑,到今日.你出人头地,我才算能问出口,怎么说我也算够朋友了吧?”

  的确够朋友,叫他东拉西扯一通胡说,倒成了全都替他着想考虑的。

  林月泉往后退了两步,抱拳一拱手,冲着陆景明就弯腰鞠躬拜了个极正经的大礼:“要是这样说来,那我该正正经经的谢过你才对。过往岁月里,扬州陆家的二公子,竟是为了我这般的深思熟虑,有这许多考量。”

  他那是扯谎的屁话,林月泉又不是听不出,这么做礼,存了心恶心他呗?

  宁可在已然恶化的关系上,再添上一笔恶心,也不肯开口解释解释,他的学富五车从何而来。

  陆景明笑了:“那我受你的礼,从此也不会再问这件事。”

  他上前去,扶起林月泉的手:“林掌柜,前路漫漫,山高水长,你可一路走稳当了。这歙州,不是十年前的扬州了。”

  林月泉面色一白,也不过转瞬而已,恢复如初:“陆掌柜好心忠告,我一辈子铭记于心。”

  陆景明看着他站直起来,又深望一眼,转身离去,余下一概不提。

  也许曾经有过真心,可跟他心中的利益比起来,终究是可以舍弃的,是不值一提的。

  林月泉大概就是这样的人,就应该是这样的人,只有利益,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他不是这样的人,也做不到这样。

  利益要紧,情分一样要紧。

  道不同不相为谋,林月泉说的一点也不错。

  从一开始,他们就不是一样的人,注定了走不到一条路上来。

  既然如此,早早分别,对彼此都是好事,谁也不必牵累谁,前路漫漫,各凭本事罢了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开心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嫁春色,嫁春色最新章节,嫁春色 E小说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