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雨润从隔间里出来,雀跃地拍了一下顾申的肩膀,“演够了,就不要姐啊姐的占傅导演的便宜。”

  “她本来就是我姐。”顾申说道。

  傅池渊神秘地笑了一下,还配合地点点头。

  “确切地说,我得叫她一声小姑姑,咳!”他受到了一击突如其来的肘击,“你们看,叫小姑姑的结局就是这样,所以我只能喊姐了,咳咳咳咳,姐,多年不见,你肘击的功力比起当年,大涨啊。”

  当年?夏雨润诧异地看着他们,一个姓顾,一个姓傅,难道是表姐弟?

  “我想起来了,”凌海川灵光一闪,兴奋地说道,“你是顾申,对你就是顾申啊。”

  夏雨润还在奇怪他为何这么的激动,直到他说:“你成熟了这么多,比我都高了,我差点没认出来是你。”

  顾申笑得更加欢了,“幸会幸会,一切都是缘分,我也没想到帮的人竟然是我姐。”

  顾申一左一右地揽着他们的肩膀,突然变得感性起来,“十年的感情啊,那是什么概念,我每次谈恋爱十个月都坚持不到……川哥,她还为了你跟傅家决裂,难道这还不够证明她爱你吗?如果你对她拒绝你求婚这件事耿耿于怀,我想,我知道为什么她不肯结婚。”

  “顾申……”傅池渊打断他。

  但是,顾申欣欣然地一笑,安慰道:“姐,都过去这么久了,你再不释怀的话,那么,在天堂的你的母亲,也会不安的。”

  傅池渊皱眉闭眼,她在强忍眼泪。

  顾申转头,看着凌海川,带着一份至高无上的崇敬之心,说道:“她拒婚,不是不想跟你结婚,而是不敢结婚,她不敢结婚,不敢生孩子,因为,她母亲就是因为生她,羊水栓塞,最终抢救无效而亡。”

  凌海川开口已是哽咽,“你怎么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这件事?”

  傅池渊流着眼泪,淡然地笑笑,笑着流泪,笑着摇摇头。

  不过,夏雨润注意到的点是——她还为了你跟傅家决裂。

  傅家?哪个傅家?还跟顾申有关,傅司辰?

  说曹操曹操就到,傅司辰大气凌然却又脚步轻快地从门口走进来,径直朝傅池渊走来。

  这一星期他都按照医生的叮嘱,少走动多静养,脚伤已经痊愈,走起路来更是意气风发的。

  “小姑,”他们含泪拥抱,“好久不见。”

  傅池渊再一次泪崩,“辰辰,你都长这么大了啊……现在,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了……这些年,我一直都在默默地关注着你……”

  傅司辰拍拍她的背,动容地安慰她,“小姑,爷爷很想你,他是放不下面子才不找你,傅家从来都没有真正放弃过你。”

  傅池渊一听,眼泪如同决堤一般,疯狂地涌出来。

  傅司辰的视线望向夏雨润,此刻的夏雨润早已经呆若木鸡,吃惊得嘴巴都合不拢了,他觉得她吃惊的样子特别逗,好像一只土拨鼠,夏·土拨鼠·雨润,害得他在这么温馨动容的时刻差点笑出来。

  “那是傅氏集团的总裁傅司辰本尊吗?”旁边的人们开始窃窃私语,“是他是他,就是他,绝对没错,哇哦,他本人比镜头里更好看啊,我要疯了。”

  “哪儿啊?”

  “抱着傅导那个啊,是傅司辰,首富的亲孙子,还是全城最年轻最英俊的总裁。”

  “哇,他完全可以出道当明星啊,这颜值,这身材,不火没天理啊。”

  “可是我好像听到他刚刚叫傅导演小姑,他们都是姓傅的,难道……莫非……是一家人?”

  “傅导演真是深藏不露,出身豪门,却从来不拿豪门抬高自己,我们这个圈子里拼爹拼关系,她有这层关系却从来不用,试问有几个人能做到她那样?”

  听到旁人的议论声,傅司辰更为小姑感到骄傲,他说:“小姑,回家吧,爷爷看到你现在的成就,一定很欣慰。”

  傅池渊摇摇头,“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,我爸对我失望都来不及,我没脸再回去见他。”

  “不会的……”傅司辰欲言又止,看到旁边的凌海川,他上去就给了他一拳。

  凌海川一个趔趄差点摔倒,他被打得眼冒金星,很快,一股血腥味充斥着整个口腔,但是,他没有反抗,也示意旁边的人都别扶他。

  这一拳,是他应该受的。

  傅司辰看到了傅池渊眼中的心疼,说道:“小姑,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相聚,现在,你们应该好好聊聊,无论你想原谅他,跟他重新开始,还是和他彻彻底底分手,我都支持你,我无条件地支持你任何一个决定。”

  傅池渊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  随后,凌海川跟着傅池渊去了三楼住处私谈,傅司辰他们也离开了,摄影棚恢复了平时的忙碌,一切工作都井然有序地进行着。

  顾申一出来,看到自己的跑车被画,心肝俱颤,“你大爷的,什么玩意儿?”

  走进了,蹲下身,他用手指摸了一下,竟然是口红。

  “沈思欣你大爷的,光天化日朗朗乾坤,你竟然敢做这种缺德的事情!”

  口红是可以清洗掉的,就算报警,顶多让她赔礼道歉外加出个洗车费,耗时耗力还占用警务资源,划不来,可这行为,真够让人恶心的,特别是让顾申恶心。

  挡风玻璃上大大的“负心汉”三个字,还是红色,多瘆人啊。

  向来爱车如命的顾申气得当街痛骂,他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沈思欣,你给老子记住,别以为老子不打女人,划了我的车,姑奶奶我也打!!!”

  傅司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,轻描淡写地说:“好歹你也玩弄了人家的感情,当是报应吧,走了走了,洗洗干净就完了。”

  夏雨润觉得挺不好意思的,毕竟这些事都是她一手策划的,而且顾申也是为了帮她,她弱弱地举起手,主动说:“我来洗吧,保证光亮如新。”

  顾申沉着脸说:“老大,我请假,开车去保养。”

  哪能让嫂子给他洗车,是车不要命了,还是他不要命了?沈思欣你给我记住,别让我再看到你!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开心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蜜婚情深:亿万总裁宠上天,蜜婚情深:亿万总裁宠上天最新章节,蜜婚情深:亿万总裁宠上天 新笔趣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