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谢瀟熎,chenningshen,天下纵横有我,书友120404121655890,书友160824183726,yangtq1,1淡然1,醉十觞,等书友的打赏支持,祝朋友们身体健康,万事如意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分隔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王体乾答应着退了出去,时间不大又转回,向皇帝躬身禀奏道:“皇爷,东厂抄没的钱财都清点完毕,已运至内库保管。”

  朱由校点了点头,脸上现出几分笑意,对王体乾说道:“王伴这差事办得甚好,朕重重有赏。”

  在京城中,勋贵最有钱,太监其次,官员最末。这是朱由校在后世偶尔看过李自成拷掠索财的资料,得出的印象。

  王体乾清除内宫监掌印王朝辅和御用监掌印李朝庆,所抄的财产,间接地证明了这一点。

  一朝天子一朝臣,这两个太监都是万历时的老人儿,也不知道贪了多少年。清除掉他们,朱由校觉得很应该。

  再说,朱由校缺钱缺得眼睛都红了,给王体乾反贪之权,跟放出魏大爷是一个道理。

  连钱财带地产,又是二三十万两银子进账,能买很多很多的千磅大炮呢!

  而宫内的大太监还不是最有钱的,那些在外为官的太监,象提督苏杭织造的太监李实,南京内织染局的高和等人,已经被要钱不要脸的皇帝盯上了。

  苏杭织造局和南京内织染局,还有什么神帛堂、留京供应机房等,都是织造或供应宫廷所需丝织品的皇商。

  而地方官局则属于国企,分设在浙江、南直隶等八省各府州的二十二处织染局,采取局织形式,集中生产。

  朱由校已经让户部着手,重新制定规章制度,盘活这些国企,以赢利为目的,也能多安置些失地闲散的百姓。

  国企嘛,要起到龙头作用。那些好机器,好设备,好人工,再加上科学集约化管理,还能生产不出好产品?还能不赚钱?

  听到皇上有赏,王体乾跪下了,谦恭无比地叩首道:“奴婢为皇爷办差,只要皇爷高兴,万万不敢要赏。”

  朱由校呵呵一笑,语气更加和熙,“王伴起来吧,你的忠心,朕还能不知。不过,赏罚分明,也是朕的原则,你不用谦辞。”

  “奴婢谢皇爷隆恩。”王体乾叩头出声,起身躬立。

  成天在皇帝身旁待着,王体乾岂能琢磨不到皇帝的脾气禀性。

  办差得力,少不了赏赐;办砸了,也不过是惩罚,轻重而已,很少打杀。

  但皇爷最恨贪污,不管是百官,还是内官,这个禁忌千万别犯。为了点银子,丢了小命,不值得。

  城郊的养老院已经建成启用,宫中的年老太监已经送去一批,过得挺好。

  皇恩院也住了很多放归的宫女,按照其家所住的地址给官府发了文书,让家人来认领。

  如果时间太久,已经找不到家人,便由设在北京的外织染局派人教授技艺,学得一技之长,日后再寻机会落籍民间或嫁人生活。

  这都是皇爷的恩典,也是告诉别的宫人,养老的问题给你们解决了,再沽恩贪腐可别怪皇帝无情。

  魏大爷办差得力,皇爷赏了宅子,加恩三等;王体乾心里较着劲儿,成天在皇爷身旁待着,还压不过你啦?

  朱由校大概能猜到一些王体乾的心思,也乐得如此。有竞争才有动力,魏大爷和王体乾争着办好差事,也让他省心不是。

  拿过户部尚书李起元的奏疏,朱由校看完又想了一会儿,不由得轻轻摇头,觉得不能这么急迫草率。

  明后期,地方拖欠漏缴赋税钱粮,特别是在江南,已是相当普遍。

  时人称“一青衿寄籍其间,即终身无半镪入县官者,至甲科孝廉之属,其所饱者更不可胜计,大僚以及诸生,纷纷寄冒,正供之欠数十万”。

  一般来说,普通老百姓是很少抗拒缴纳税款的,实在无钱可缴的也有,主要在天灾频繁的北方地区。

  而在富裕的江南,上有官府催讨,普通老百姓是不会有胆量拖欠朝廷赋税的。

  有这种行为的都是有钱、有地、有名望的士绅地主,也不是全不交,可多数会编造理由,采取半缴纳半拖欠的方式逃税。

  因为士绅在地方上掌握着舆论和话语权,很多士绅家中还有朝廷现任的官员,地方官和催缴税款的吏员一般不敢采取暴力手段,只能是听之任之。

  但朝廷也有规定,地方官就要用其他方法进行补充。

  比如巧立名目压榨平头百姓,以及一些没有背景的商人,或者就说闹灾了收成不好,要求朝廷减免等等。

  群起而效之的结果就是,从士绅到地方官府,在隐瞒上形成了默契,使绝大部分应缴的赋税变成了纸面上的数字。

  但拖欠毕竟不是办法,打的欠条也是早晚要还的。那这些士绅和官员就不害怕吗,就想着能这么长久地拖欠下去?

  当然不是,他们有他们的办法,那就是等着朝廷的大赦或减免。

  象是皇帝登基、大婚、生孩子等等,或是军队打了大胜仗,或是地方出现了天灾。朝廷通常或是大赦,或是减免地方赋税。

  这样一来,拖欠了几年或十几年,总能赶上一波吧?

  不管是减免一年或几年的赋税,士绅们的拖欠就能合法地免除一部分,甚至是勾结官府,来个一次清零。

 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,士绅团体甚至会主动制造大赦的理由,比如搞什么祥瑞出现,虚报地方灾情,勾结土匪制造动乱等等。

  没错,江南士绅已经变成了一个利益团体,枉顾国家利益,只顾中饱私囊。

  欠的总是要还的,这些江南士绅的伎俩在历史上得到了报应,那就是清初掀起的奏销案。

  在刀把子面前,江南士绅斯文扫地,终于明白新主子是靠拳头说话的,又有“探花不值一文钱”的嘲讽戏谑。

  现在朱由校也可以这么干,但一场动乱却难以避免。士绅煽动百姓搞什么罢工罢市,这在明朝并不少见。

  当然,现在的明朝是肯定能把动乱镇压下去,但这不符合朱由校在今年实现诸多目标的计划。

  所以,朱由校思之再三,决定暂且放一放。地方官府不可信,就换上得力的,再动用厂卫侦察,掌握充分的证据,确定打击的精准目标。

  或者,也可以改换一种手段,以最小的代价争取最大的胜利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开心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真是大昏君,我真是大昏君最新章节,我真是大昏君 E小说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