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天上架,感谢起点编辑虎牙,感谢朋友们一直以来的支持,希望朋友们能继续支持鼓励。别的不多说了,攒稿子去,明天爆它几更,请大家多多订阅,给样样加油鼓劲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分隔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从减征金花银,为西南平叛增粮发饷开始,历史的走向就已经发生改变了呀!

  远在京师的少年皇帝苦笑着发出慨叹,改变得越多,穿越者的优势就越少,也不能再靠预测来投机取巧了。

  这是一个连锁反应,就象多米诺骨牌。当然,如果是比较独立的两套,影响的可能会小一些。

  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!甩开纷乱的思绪,少年皇帝戴上了口罩,准备开始发财大计。

  是的,高档皇家丝棉,巧手宫女制作,世界上的第一只口罩面世了。

  在宫人们又一次复杂怪异的目光中,皇帝要去劫道,不,是去实验室完成最后的工作了。

  用威严的目光止住了旁人,包括王体乾和张裕儿,少年皇帝带着几个宫人进入了殿内。

  在中国古代,化学家就是方士,他们完全没有理论,就是瞎鼓捣,却也搞出很多化学药品。

  比如锻烧绿矾(硫酸亚铁)能制出硫酸;干馏硝石能制出硝酸等等。当然,他们也不知道那叫什么,具体能做什么。

  但对于朱由校来说,所有的理论都不是什么困难的问题。

  有了玻璃仪器,他制出了硝酸,弄出了硝酸银;又往尿液中加入碱,加热反应后生成氨气,再溶于水,制出氨水。

  这些工序他都教给了十几个伶俐宫人,并且是分成三个实验室三套人来分别制备,一个硝酸银,一个氨水,一个混合试剂刷镜子。

  这样一来,最大限度地避免了泄密。

  而且,这种高级玩艺儿也就朱由校知道是怎么回事。没错,就是银氨溶液加果糖,所产生的银镜反应。

  历史上,这就是德国化学家李比希的化学镀银法。据说,只要溶液的浓度合适,半个小时就能做出一面镜子来。

  朱由校不奢望半小时,哪怕几天时间能制造出来,也绝对能让他满意。要知道,汞锡反应法可是需要一个多月呢,用的水银还有毒。

  将最后的一种溶液配制完成,朱由校指挥宫人用刷子把溶液涂到玻璃上,一层一层又一层,连刷了好几层。

  等到朱由校走出实验室时,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时辰。王体乾等宫人,都候得心焦火躁。

  “皇爷。”王体乾屁颠屁颠地迎上来,指挥宫人端来水盆拿来毛巾,让朱由校净手。

  洗完手脸,朱由校令宫人锁好殿门,把钥匙收在自己腰间。

  这个时候,张裕儿才凑和过来,睡眼惺忪,显是醒来没多长时间。

  好象没多大工夫啊,这丫头就睡了一觉。

  朱由校以为是天气热的关系,也没在意,便返回了乾清宫。

  稍微休息了一会儿,朱由校便吩咐刘若愚过来念题本。不管大事小情,自己总得知道一下,得当个负责任的人形图章啊!

  就目前而言,改革刚刚开始,除了陕西、山西、河南、北直隶逐渐深入的清屯充饷闹得动静比较大以外,其他地方受到的影响还比较小。

  当然,借着闻香教造反的余波,朱由校狠狠收拾了一下拖欠赋税的豪绅地主。家眷全被流放至海南岛和东番,所谓的罪魁祸首则要在秋末问斩。

  手段有点不光彩,但收益和效果却是出奇的好。抄家得了几十万收入,拖欠的赋税也全部缴齐,让户部终于能够喘上一口气。

  而清屯充饷也将在秋收后显现出效益,在军饷的支出上将会减少很多。这项政策措施也将从北向南,逐个省份实行。

  要知道,按照太祖所定的军屯数量,卫所才是最大的地主。

  特别是在长江中游平原地带遭受兵祸的地区,朱八八可是给每个士兵五十亩土地。

  也正是因为卫所掌握大量土地,才成为将领、朝中显贵、官僚、地方士绅觊觎的对象。

  北方军屯的侵吞很严重,长江中游地区则更是触目惊心。说白了,清屯充饷的阻力会越来越大。

  所以,朱由校才下狠手,连秦王也不放过,就是想借此震慑,为以后的推广实施打下基础。

  阻力虽然很大,但朱由校还是有信心的。不仅仅因为自己是皇帝,更重要的还是军队在朝廷掌握之中,没有明末那种不鸟朝廷的军阀。

  而通过陕西、山西等地的改革,朱由校也积累了不少经验,手段愈发灵活圆滑。

  先调地方将领入武学,用武学所出的新将去换,再带几百新军作为亲卫和骨干,基本上便能掌握兵权。

  然后再以军队为保障,以铁腕实行清屯充饷,成功的概率最大,造成的动乱也最小。

  一边要折腾,一边还想力求稳定,朱由校的想法也并不算矛盾。

  强敌未灭,没有大乱大治猛折腾的资本,就用这种比较温和的手段。不仅是他,连孙承宗等人也十分赞同。

  而就目前的进度和效果来看,还是很令人欣慰的。至少在秋后,朱由校有了给陕西减免赋税,让老百姓喘口气的财力。

  至于每年进入内库的一百多万两金花银,朱由校能一下子拔出一半支援西南战场,却是因为镜子即将制造成功,上市后的收益足以补偿。

  没错,镜子将带给朱由校难以想象的巨量金钱。

  还别不信,在十七世纪,威尼斯出产的锡汞齐镜子可是身价百倍,欧洲的王公贵族、富豪阔佬都以拥有一面为荣。

  当时,一位法国的皇后结婚,就收到了威尼斯送的当时最昂贵的礼物——一面小小的镜子,价值十五万法郎。

  按照后世的推算,当时一法郎合人民币八十元,也就是??!我勒个嚓,竟然是一百二十万。

  再换算成明朝的银子,一两合六百元(这样好算)的话。就是,就是,呵呵,哈哈,两千两啊,两千两。

  按现在的玻璃生产能力,巴掌大的镜子一天怎么也能搞出几十个,还有书本大小的更值钱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开心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真是大昏君,我真是大昏君最新章节,我真是大昏君 新笔趣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